螭梦

【LHF/OHF】初次见面,请多关照!狼人!Mike与血族!Ben

初次见面,请多关照!

A/N:
       这是一篇狼人!Mike, 血族!Ben的短小文。
       没错,题目就叫“初次见面,请多关照!”【喂喂,要不要这么扯……
       按照我神拖的本性,本来打算万圣节发的。然而自从七月初被戳到萌点之后,整个人都很鸡血……orz
       谢谢群里的小伙伴!借用了面试遇总裁梗,因为用很多关键词在聊天记录里搜索,都没有找到出处,问过之后也没能知道当时是哪一位的主意,非常抱歉,如果介意的话,请来戳戳我,删改均可。

       初次发文,也请大家多多关照啦![鞠躬] 

 
正文:
 

1.  

       推开朝向后街的小门,酒吧的喧嚣立刻被属于黑夜的寂静吞没。三个月来,Asher头一次能舒畅地叹一口气,暂时不再为公司的项目进度而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   在反复地删改,讨论,补充,会谈之后,这家在本地小有名气的科技公司,终于收获了全国科技展的门票。若想进一步融资,扩大市场,这是他们的必经之路。

       全公司在收到这个消息后都万分激动,嚷嚷着正好趁万圣节,必须得不醉不归。

       Asher抹了把脸,盯着小巷里仅有的一盏昏黄路灯,将刚才咽下的酒水数目在脑中过了一遍:还行,这个数的酒精不会影响判断力。他终于解开领带,拽下来。虽然他没有熬夜后头疼的烦恼,但最后跟研发组熬的这一周,打乱了他给公寓冰柜补充血袋的周期。五天没有进食,已经让他觉得有些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   再解开一颗衬衫纽扣,他习惯性地将衣服向下拉平,确保左胸口的家族印记不会被从侧面看见。作为小儿子,Benjamin得以选择不继承长老院的席位,而是离开聚居地,到以人类为主的世界里来闯荡。

       此时的人类社会中,早就混有各式所谓的超自然生物。而相比较百年前人类突然捕获狼人的惊慌与愤怒,现今依然占据智慧生物绝大部分的人类,在对待Asher这种“异类”上,已经在相对完整的法制和致命武器之下,比较温和,或者说,至少看上去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尽管如此,Ben还是拜托族中的契约女巫Margaret施咒,让他能像人类一般在阳光下行走,并在平时掩盖住那双血色的眼睛。他用血族惧怕的火焰与烟烬(Asher)作为姓氏,扮作人类,既为自己的抱负,也是家族的一条退路。

       压制住盘旋在喉咙口的干渴,Asher这才意识到自己停下了呼吸的动作,连忙开始,却——

 

2. 

       Mike又甩了一下手中仍有些滴水的外套,撇了撇嘴,脚下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平时Voight酒量挺好,可再怎么千杯不倒,也架不住失恋心碎者一心求醉的心态。Mike先是陪着这位前战友一起看了场球赛,然后转移到酒吧听他就着满口三明治数落前女友的蛮不讲理,五杯之后,他就只剩伴着破碎的酒杯和对方的懊悔哭诉,帮忙拍背的份儿了。

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把这个比他还高那么一截儿的哭包架回公寓,扔进床铺。等他草草冲洗完沾有呕吐物的外套,出门往自己公寓走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。

       说起来,他也没能成家。但相比起Voight的惨痛,他与Leah的分手更像是理智思考后的共同决定。他自认为狼人随月轨变化的生理与心理给不了对方安稳平静的生活,而Mike退伍之后的噩梦与恍惚也渐渐消磨了Leah的激情。

       他揉了揉先前从酒吧卡座起身时,双手因一阵头晕撑到桌上,而被玻璃碎片划伤的手掌。伤口似乎刚刚愈合,但这么一碰,又渗出几滴血来。瞥一眼无月的天空和酒吧后街迷蒙的灯光,Mike加快了脚步。狼人在月满时必定变身,在月亏时与常人无异的传说,已经在人类百年前对第一头公开捕获的狼人的试验中,证明错误。但对他来说,新月之时确实会有无端的迟钝,而过量的酒精,更是进一步影响了他的动物直觉。

       而这,大概就是他没能及时发现站在阴影处,没有丝毫呼吸的吸血鬼的原因,至少当他“砰”地突然撞上墙的时候,Mike是这么安慰自己的。

 

3.  

       “嘿,你他妈磕嗨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他感觉背后有动静,立刻转身,却在下一秒被摔在墙上,老旧的砖墙表面立刻扬起一阵烟尘。身着职业装,一看便是下班后来找乐子的男人,揪着他的休闲衫衣领,贴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对方似乎全然没有听见,甚至连基本的目光对视都没有,眼神聚焦的位置——他这才借着暗淡的路灯看清那双血红色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妈的,哪家的小鬼规矩都没学完就被放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他仗着狼人的力量优势,一记头槌将这只吸血鬼撞退几步,然后拿出常用招式,右拳从侧面瞄准对方的脑袋,同时左手一个直拳攻击腹部。

       然而这位处于混沌状态的金发西装男显然并非新手,凭着直觉低头侧身,躲过了Mike的连击。并且抓住他还未收回的左臂,顺势往前一带,打破了Mike的平衡。

       他立刻站稳,作势回防,然而吸血鬼的速度不可小觑,来自腰腹部的扑击,让两人纠缠着滚倒在地。早有准备的吸血鬼将反应比往日迟缓的狼人制在地上,稳稳当当地用体重压住大腿。Mike的下肢动弹不得,而右臂被自己的体重压在身后,双手的手腕都被捏在对方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真是上帝开了一扇窗,必然会关掉一扇门。

       他不甘心地又挣扎了一下,只得到了被攥得更紧的手腕和对方已经开始冒头的獠牙。他虽然没被咬过,但狼人的恢复力有目共睹。就算是在吸血鬼失去控制,从颈动脉抽走大部分血液之后,他从20% 的血量复原应该仅需要躺个三天。只是他从未遮掩狼人身份,退役后投递的不少简历都石沉大海。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份保镖工作明天有机会参加面试,因为新月对反应力的影响而必定会失之交臂,实在是讽刺。

       冰凉的身体越贴越近,Mike最后再一次审视了一遍他们俩的相对位置,确认这个姿势无处可逃。从打斗中敞开的衬衫领口,看得见对方皮肤上烙印的血族家徽。他嗤笑了一声闭上眼,消极地决定不再挣扎挑衅,至少等恢复之后,他找得到债主。

       尖利的獠牙划过温热的脖颈,将致命的位置暴露给对方,引得Mike一阵战栗。

       他下意识地按照军队的训练控制呼吸,在规律的换气中,等待对方兼具消毒与麻醉作用的舔舐,按照资料,接下来便应该是皮肤被刺破的痛感。

 

4. 

       空气中仅有初冬的些微寒意,对他们两人来说都算不上什么,酒精的味道混合着汗水,是这条后巷,也是双方身上的味道。然而,他没有闻到血。

       冰凉的触感从颈侧传来,压在身上的对方却突然绷紧了肌肉,Mike猛地睁开眼,出乎意料地对上了一双晴空般的蓝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“天呐,还好你是……”压在身上的吸血鬼反复眨了好几下眼睛,虹膜的颜色没有分毫变化,人类般的歉疚却越来越多,“不然……”他难以置信似的摇摇头,又像是在勉励自己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   Mike瞬间明白是狼人的味道将对方从混沌状态中敲醒,立刻从他放松的手中挣出来。见他依然满脸愧色,恍惚地盯着自己的动脉的位置,Mike试探着在胸口推了他一下,对方这才意识到他们还躺在路面上,嘴里慌忙地道着歉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   “自己多注意点儿!”Mike甩了甩手,捡起扔在一边的外套。他自知今天体能与反应力不足,绝对不是一只饥饿的壮年吸血鬼的对手,趁着对方清醒,快速离开才是上策。但抬头时看见对方额头上耷拉下来的碎头发,在昏黄的灯光下全然没有刚才的凶狠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狼人与吸血鬼当然是世仇,但溶在人类为主的社会中,谁还会去计较几千年前的大战孰胜孰负。选择呆在聚集地的老派成员,也被野心满满的人类挤得自顾不暇,哪有资源再一决高下。对Mike来说,他没什么好恶,但也算能避则避,吸血鬼更像是哄小狼的睡前故事,以及时不时碰上的新血愣头青。而今天这位出门闯荡的贵族,倒是头一回遇见。

       Mike抖了抖外套上的灰,又打量了对方一眼。他这回抬起头来了,瘦削的轮廓和双眼下的青痕还是有几分吸血鬼的样子,抿了抿嘴唇像是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用,我懂,”他挥挥手,准备转身离开,“今晚你没遇到狼人,我也没见到血族。”

       正好一个拐角,对方留给他的最后印象,是那双透亮的蓝色。

 

5. 

       “关于过往经验的部分,我们都很满意。”干练的黑发女士坐在主面试官的位置上,朝身边的另一位面试官与正在速记的秘书看了看,这两位也抬起头,朝会议桌对面的Mike微笑颔首。

       他略微勾起嘴角。不知是不是昨晚耗尽了坏运气,今天的面试异常顺利。即使这间处于公司正中的全透明玻璃会议室,从进门开始,就让Mike有种暴露无遗的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她扫了一眼手机屏幕,挑高眉毛,转向Mike接着说:“毕竟我们招聘的是个人专职保镖,除了专业素养之外,也希望您能与对方有良好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当然。”他点点头,面试官语气中的转折,让他暗骂自己话说得太早。

       “说实话,您是我们目前为止最合乎要求的人选,希望不会介意这个临时添加的交流环节。”女士露出了礼节性的微笑,但Mike莫名看出了几分戏谑。

       “没有问题,我也认为与雇主的契合度,尤其是在安保方面,非常重要。”他跟着对方缓缓点头,不单是面试技巧,在此时更是安慰自己的下意识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“感谢您的理解,”她合上了资料夹,“老板刚刚到,您从这里出去,向右走到尽头,就是他的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   Mike站起身,与房间里的三人道别。他怀着犹疑走到那扇实木门前,叩了叩门。

       “请进!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声音很熟悉。

 

6. 

       Mike推门而入,背靠着门停顿了两秒,单手在身后带上门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就是MikeBanning?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脸也很熟悉。

       “是的,”Mike走到办公桌前,主动伸出手,在心中叹了口气,“您好,Asher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连握手的力道也像昨晚的短暂打斗一样毫不客气。

       他在征得对方同意后坐到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,略高的空调温度和房间里用来驱散血液味道的海洋味香氛,均在提醒他这位雇主是个伪装成人类的血族。而不管是两族间一点儿也不友善的历史,还是吸血鬼本身的多疑,都没道理会让Asher把自己留在他的公司,更别提贴身保镖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“打开看看,”果然,金发男人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夹,推过来,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 Mike瞥了一眼写着“应急方案”的封面,忍不住腹诽这些老不死的繁文缛节。到了商场之中,竟然将保密协议与支票的组合,变成了像魔契一样保守身份秘密的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……”他翻到第二页,顿住了,继而视线飞快地扫过这份二十余页的科技展行程安排,以及对专利产品和主要研发人员的暂定保护措施。Mike难以置信地偏了偏头,迎上对方带着调侃的期待目光。他合上文件,坐直身子:“我想尽快跟上进度,有可能今天就跟负责产品保全的团队见面吗?”

       对方的表情融化成温和的笑容:“没问题,我会让Jacobs小姐——刚才你的面试官,帮你安排。”

       办公桌上还摊着几份处理到一半的文件,Mike也得先与Jacobs和人事部门确认入职。剩下的个人保全安排,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敲定的,需要另找时间商议。然而,他们都没有移开视线:“另外,叫我Ben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按照狼人的话来说,此刻从Mike脖颈处向全身蔓延的战栗,是远古血脉所带来的狩猎欲望。

       但对Mike而言,从转角办公室大面落地玻璃洒进来的阳光,极不真实地笼罩在苍白的另一方身上,而他只觉得,那双盈满笑意的蓝色眼睛,无比明亮。

       “很高兴认识你,Ben。”

 

 

 

End

 

评论(10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