螭梦

【LHF/OHF】That's too bad. (大学AU 严重OOC 慎入!已更完 情人节快乐!

A/N: 
       你丫好烦三十题
       题目来源在这里
       大学AU,两位均为二十多岁,有恶搞,可能雷,OOC,非常OOC,但是好想写 (趴地) 
       附上两位相对比较年轻时的图片,方便大家脑补。
       企图搞笑,企图治疗话唠,这俩企图都不咋成功。
       情人节快乐!已贴上全部。(从13题开始) 
       慎入!

 

1. 不小心看到恋人(现在还不是)在自X

       房门“啪”地关上。

       Mike刚扔掉手纸,正提着裤子,面前的小电影还在放着。

       门又被一下子拉开,刚才一闪而过的金色脑袋正式出现在眼前,劈头就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“MikeBanning,”看见对方依然一脸莫名其妙,他好心地补充道,“你最好看看你的手机。”

 

2. 做X时要不要关灯

       来人这才想起上楼时看到的通知,把手中的书和电脑包放到桌上,在图书馆泡了三天后的疲惫重新从身体深处浮了起来:“抱歉,我手机没电了——叫我Ben就行,法学院,第三年。东西都搬进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“Mike,刚转过来,犯罪学,大二。连隔壁刚来的都知道你一般不着窝,都收拾好了,你这沙发倒是真宽敞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,”他给自己倒了杯水,重新抱起资料,手放在里间门把手上时忍不住回头评论,“你干这事儿开那么多灯?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喜欢我关完了灯再来?”

       Ben翻了个白眼,啪嗒关上了门。

 

3. 拖延症

       “你买色拉酱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上周末你不是说要去超市吗?”声音从房间里传来。

       Mike叹了口气:“意面酱呢?”

       “好像还剩一点儿,在柜子上层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噢,那点儿我前天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然你干脆点外卖好了,”Ben从房间里走出来,终于没有再隔墙对喊,“也给我来一份儿。”

 

4. 杀人现场一样的房间

       当他穿过小客厅,眼神落到既作门厅又当厨房的流理台区域,电磁炉上的一摊红色让他惊呼出声:“Mike!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   “噢,”对方闻声转头,一脸镇静,“我找到了点儿番茄酱,准备调一下味来着,没想到塑料瓶一挤就破了。”

 

5. 放在冰箱里的食物被偷吃

       Ben叹了口气:“你真是个厨房杀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说我,昨天我特地带了剩饭回来做午餐,也不知道是被哪个调皮鬼偷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那是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愿意当成小仙子在半夜三点留给你的爱心夜宵,我也毫不介意。”

 

6. 厨房战争

       “我以为是上周……”,他拍了拍脑袋,“真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正巧给我一个机会向你展示独居热辣帅哥的必备技能——烹饪!”

       Ben刚想回嘴,低头看见对方连意面都没软,就打算直接往酱料里挑,立刻插手把电炉的功率调小。

       “等等,你干什么呢!”

       “装酷也得有这个实力啊,”Ben单手把木铲抢过来,“去去,坐沙发上去等着。”

       Mike咧开笑脸,毫不在意地把围裙取下来,往对方头上挂。

 

7. 夏天被独占的电风扇

       他俩这套间相对挺便宜,符合背负学生贷款的Ben,也符合Mike陆军奖学金给出的限制。既有厨房又有卫生间,校内黄金位置,就是楼太老,没空调。

       唯有的一台立式风扇两人协商放在共用的客厅里,一般对着沙发。

       这安排没什么问题,只可惜Ben五天有课,四天都比Mike更晚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然你坐我怀里?”Mike霸着沙发,这样说过。

       他俩都清楚,反正Ben下课后也是要去图书馆的。

 

8. 梦话

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他一点儿也不意外在开门后看见斜歪在沙发上的Mike。

       “妈呀!”

       房间里一片漆黑,风扇开到最大档所制造的阴风,加上看似躺尸的对方的突然惊呼,倒是吓了他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拧开夜灯,关掉风扇,Ben犹豫了一下,准备进屋去拿条毯子来。

       Mike不时得回基地参加紧急演练,大概是太累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的老天啊!”

       等等,声音倒是依然沙哑,但听上去并非因为梦见了什么血腥场面,反而充满了激情。

       Ben把毛毯随意扔到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的人身上。

 

9. 在衣柜里翻出女装

       “噢。你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   Ben用两只手指捻着系带,从共用储物柜里挑出一双大码高跟。

       他回过头,正对上一张面无表情的脸,便也一本正经地感叹道:“没想到你的品味这么独特。”

       Mike随手接过鞋子,就着身上的宽松休闲裤,光脚套上带有亮片的白色八厘米高跟皮鞋,双手叉腰,装腔作势地在他跟前扭了扭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是选了真心话,还是大冒险?”

 

10. 人作死就会死

       “你也知道我们系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跟你一样豪爽?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,热衷看热闹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所以?”

       “所以,愿赌服输,我被自愿参加了万圣节的戏剧表演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嗯哼?”

       “幸运地拿到了Daae女士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非常期待。”

 

11. 棒读

       “Mike,我不会帮你剃腿毛的,”Ben难得独占沙发,从咖啡桌上拿起剧本,随意翻了几页,伴着浴室的水声,饶有兴趣地研究起标识各演员位置的简笔舞台示意图,“别忘了把溅到墙上的泡沫冲干净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拜托你了,Raoul,我想象不出还有谁能帮助我,”Mike从门缝里探出头来,“就只是手臂和小腿而已,我已经解决胸毛了。”

       Ben用食指指着魅影的台词,一字一顿地念道:“我亲爱的Christine,没有人能帮你,就算是你亲爱的Raoul也不可能。”

 

12. 破廉耻的春梦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爽不爽?”男人油光满面,躺到身旁,用手肘撑起身子,偏头看过来。

       Ben被这突如其来的发展打蒙了,照常工作的眼睛却一点儿不漏地盯着Mike健硕的手臂和结实的胸脯,以及点缀在体毛上的细小汗珠。

       “这太疯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想要表达不满,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,听上去反而像是赞叹。

       对方闻言满意地用脚尖勾起被单,摆足封面女郎的诱人架势,一点点露出脚踝、小腿。顺着他的动作看过去,Ben倒抽一口冷气,惊醒过来——那是今晚“Christine”首次登台独唱时所穿的白色纱织裙摆。

       说起来,Mike粗犷的唱腔配上恋人天各一方后明媚又忧伤的小清新歌词,确实是独具“杀伤力”。Ben单手捂眼,绝不会承认他此刻的脸颊有多滚烫。

 

13. 模仿电影里的高端动作

       解决掉磨人的年中测评,自然是Mike嗨翻天,Ben瘫在家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“这套怎么样?”Mike整了整皮衣的竖领,踢了踢脚上的靴子,走进客厅。

       “还好。”电视屏幕上的两位特工正在接头,中情局监视着他们,与此同时,监视车已经被屋顶杀手的十字准心锁定;Ben压根儿没抬头往旁边看。

       “是吗?”Mike大喇喇地站到沙发正前方,挡住屏幕。

       Ben无奈地摁下暂停,从上到下扫了一眼,不得不说,对方高中毕业后直接参军,在训练和实战中煅就的身体,怎样都顺眼:“一般般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闻言,Mike拉直前襟,向前两步后猛然做出掏枪射击的姿势,在007开场动作后还加上了西部牛仔举枪吹散火药烟的陶醉神情:“爷明明帅呆了好吗!”

 

14. 被透剧

       “你不准备出门了是吧?”Mike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“看样子你最好带着姑娘去外面开房了。”Ben靠在扶手上,放松地把脑袋搁在臂弯里。

       “这可有点麻烦,”他小声咕囔了几句,大约是想起了上次溜进女生宿舍被舍管扔出去的经历,“——你哪来那么多电影看?”

       “老派谍战片,都是经典,下一部是TTSS。”

       Mike突然笑了:“就是内贼是XX的那部?”

       然后越发愉悦地看着Ben挑高的眉毛。

 

15. 凶手就是你

       “这真不能怪我,实在是印象太深刻了,”在被Ben瞪了十秒后他终于有点儿心虚,“不然我给你推荐点儿别的?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平时会看谍战片?”Ben抄起手,两臂在胸前交叉。他向来不看律政剧,一来是想在休息时远离这种题材,二来剧中简化问题逻辑不清,看得着急。

       果然,Mike不太确定地开口:“你看名侦探柯南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快滚!”Ben扔出的靠垫只打到了快速合拢的房间门。

 

16. 连续十次平局

       “今天该你洗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开玩笑!我们一个月一起吃了几顿饭?哪来的轮值表!”

       “今天导师又从我的提案里挑了一堆刺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半小时前要求我去热菜的时候已经用过这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热菜哪里比得上洗碗?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热了菜,你去洗碗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然我们猜拳吧?”

       Mike看着难得幼稚的法学生,惊异地意识到对方没开玩笑,改而建议:“我屋里有个飞镖盘。”

       然后,Mike十发全中红心,Ben也全部击中红心。

       “看吧,我说了要猜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除了勤奋好学生之外,你一定有第二重身份!”

 

17. 熊孩子来寄宿

       敲击窗户的声音打破了洗碗僵局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认识她?”Mike还处于飞镖的打击之中,疑神疑鬼地看着Ben。

       “别开玩笑了。”对方快步走到窗前,把站在窗框上,坚持不懈地用褐色喙缘敲打玻璃的绿色鹦鹉放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好?”Mike伸出手,微握成拳,邀请她落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好!”鹦鹉毫不怕生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如就让这只聪明的鹦鹉来决定今天谁洗碗!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!”鹦鹉抢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Ben笑着看向大眼瞪小眼的一人一鸟:“他说要你去洗碗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说要谁去洗碗来着?”

       鹦鹉不改初衷:“你!”

       Ben笑得倒在了沙发上,直到好一会儿后上网发帖寻找失主时还没完全忍住,而Mike从外带中餐里捡了些干净的白饭放到窗台上,然后乖乖站到了水槽前。

 

18. 偷养宠物

       “我周末有训练,你记得回来喂Misha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谁是Misha?”Ben抬起头,认真地盯着Mike,“不会吧,你取名字的时候有没有问过她同不同意啊?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可得记住了啊,别一激动就又在图书馆通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

 

19. 小学生级别的争执

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我才三天没回来,她就只粘着你了?”Mike刚放下包,迫不及待地招呼起借住的亚马逊鹦鹉,然而对方扇了扇翅膀,低头从Ben手中叼走一颗青葡萄,没理他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一共就喂了她两天,你吃什么她吃什么,会喜欢你才怪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可是有动物魅力(animal charm)的男人!”说着便紧挨着对方坐下,轻轻用指节外侧去碰站在Ben另一侧手臂上的聪明鸟儿的蓬松颈羽。

       Misha的下眼睑滑出来,眨了眨眼睛,没有动;Ben也僵了一下,然后:“去,我从宠物店买了点儿专用饲料回来,你倒点儿出来喂她。”

 

20. 抽象画

       Mike已经盯着鹦鹉用来吃饲料的大号瓶盖三分钟了,在Ben走过来时,他终于说:“你看,这块像不像龙卷风,说不定Misha是在警告我们,天气即将骤变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‘他’叫Michael,”Ben把手放到对方的肩膀上,“而且刚才来要鹦鹉的学妹不是说了么,她家还有另一只Michelle在等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见Mike还不说话,Ben接着说:“他一定会记得你的,陪你吃了那么多外卖,何况你俩还有同一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“东门新开了一家酒吧,去看看,我请客!”

       立刻得到答复:“没问题!现在就走!”

 

21. 无聊的短信

       「红砖楼竟然还没塌」

       「上面起码盖了两层爬山虎」

       「简直是奇迹啊」

       「奇迹啊」

       「啊」

       『在上课?』

       「Bingo!」

       「这幻灯片起码已经用了十年了」

       「说不定十五年」

       「所有文字都要转一圈才出现」

       「这是多大的执念」

       『翘了呗』

       「我也很想啊」

       「然而已经被记住脸了」

       「“再溜就记零分”」

       「作为教员怎么能做出威胁学生的事情」

 

22. 喋喋不休

       「道德教育」

       「而且是必修课」

       「意义何在」

       『深切同情』

       「像你金发碧眼,标准的荧幕帅哥,下巴上还有个看见就想舔上去的屁股窝」

       「软软的金毛耷在额头上,泛着水光的蓝眼睛,再往衬衫外面系个围裙,谁能抵挡这种诱惑」

       Ben捏着手机,呆了两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「有没有感觉全凭直觉,有没有道德靠的是修养」

       「哪里是口头讲讲就会有改变的」

       他呼出一口气,快速打出:

       『可惜你还非得听完不可』

       然后把手机扔到一边。

 

23. “其实我是外星人”

       隔宿舍老远,Ben就看见一辆军牌改装越野停在宿舍门前。再一细看,那坐在轮椅上的人:“Mike?”

       对方抬头注意到他,神色立刻松懈下来,激动地招呼他过去,然后三言两语拿他作借口,赶走了先前坚持要送他上楼的其他人。

       “没事儿,我能走,轮椅是用来骗假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对方身上经常带伤,有车送回来还坐上了轮椅,是第一次。Ben没说话,盯着长裤下沿露出的白色绷带。

       “真心的,就只是弹片划伤而已,”电梯里只有他们俩,Mike接着解释,“新来的在练手榴弹,拿错了,听声儿不妙,反应又慢,我不能让他们傻站着,你说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要休息多少天?”Ben摸钥匙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Mike安稳地坐在他身后:“要不了多久,半个月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那还真是长得挺快。”他挑高眉毛,满脸的不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从Ben手中接过拐杖,Mike小心翼翼地将自己从轮椅上撑起来,试探地走了两步,说:“我们苏格星(Planet Scots')的生命就是这么神奇。”

 

24. 每天回家都看到老婆在装死

       既然训练因伤暂停,上级对Mike绩点的要求就毫无转圜的余地。原本打算明年再战的课程,这次非得搞定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于是,一开门,Ben便看见一位拉直平躺在地上,双手合十,嘴里念念有词的同居人。

       “今天又是哪一出?”

       Mike的嘴唇张张合合,又低声念了几个词,突然卡住,沉默三秒后睁开眼,倒看着站在他头的方向的Ben:“伟大的主啊,请你帮帮我,怎样记住案例啊?”他眨眨眼睛,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。

 

25. 刷仇恨

       “你还有几门?”Ben没理他,从柜子里拿出杯子,给自己倒了杯水。

       “明天开始,一共四科,十场考试,总共三周。”Mike从地上坐起来,临时抱佛脚显然效果不太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异常愉快地挤挤眼睛,Ben笑着说:“啊哈,祝你好运!我只剩一门了,明天的刑法选择题。”

 

26. 故意拿错领带

       “太感谢你了!”来人径自坐到Ben对面,越过打开的笔记本电脑,捧着他的脸,在左右颊各落下一个亲吻。

       “Mike, 你什么毛病?!”认出对方,Ben放下了架在胸前的手臂,顺手盖上电脑屏幕,抬头对上一双因激动而闪闪发光的蓝绿色眼睛,像极了鹦鹉Michael翅膀根部的孔雀蓝,被今天的领带衬得分外好看,“等等,那是我的领带!”

       “今天出现的案例全是我背过的,绝对不会有问题,”面对控诉,Mike毫不在意地将领带摘下来,亲昵地直接为对面人戴上,“多亏了这条领带的保佑。”

       Ben飞快地眨了眨眼,没能说出话来。

 

27. 发酒疯

       “想我了?”接到Ben的电话时,他们刚好散伙。考完试的自由让大家都有些飘飘然,但毕竟才结束,都累得够呛。

       听筒传来的声音却很陌生:“你是他朋友?”Mike立刻清醒过来,“他喝多了,我把地址发给你,过来接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这是间地下室提供赌拳的酒吧。Mike穿过人群,走到吧台边,看见独自坐着的男人和周围的玻璃杯:“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“他结了个案子。”多半听完全部情节的酒保耸肩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坐在一边的Ben立刻抬头反驳:“我和解了一个案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Mike一愣,安抚意味地将手放在身边人肩上,在昏暗的灯光下,他的脸庞泛着红晕,深蓝眼睛仿佛盛满摇碎的星光。

       他挪开目光,将Ben架起来,朝酒保点头致意,忍不住评论:“他还挺安静。”

       谁知酒保摇摇头:“你是没看见刚才在楼下……”

 

28. 胃在翻滚

       “Mike,我觉得头晕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那就把头盔戴上,戴上就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要,戴上喘不过气。”Ben搂得更紧了,抱着他的腰,双手放在他身前,捏着头盔。

       叹了口气,Mike暗自希望能快点儿到宿舍。

       “Mike,我觉得肚子难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想吐吗?我们可以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哈哈,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真是的,”Mike一时无言,只好接腔道,“竟然被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感受到身后人咯咯笑了起来。

 

29. 起床气

       Mike盯着床上人的微微颤抖的金色睫毛,小心翼翼地往后退,不幸的是,那人再一次抓住了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   “Ben,我就去趟卫生间而已,马上就回来。”Mike没准备彻底吵醒对方,只期望通过半梦半醒时的对话,说服Ben放他走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要,”眼皮稍稍抬起,露出一条缝,马上又闭上了,“留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Mike没辙了。凌晨时他连哄带骗地让同居人躺到床上,还帮忙掖好被角。刚准备回自己的房间,衬衫下摆就被抓住了。他睁着那双越发透亮的眼睛,头发在摩托车上被风吹得乱糟糟的,声音也软绵绵的:“陪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Mike没法拒绝,只好顺着他,也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但现在已经快中午,他必须得走了。他有些心跳发快,也许酒精的劲儿还没过,也许他得快去洗把冷水脸。

       “拜托,Ben,你得让我走,”Mike忍不住用另一只没被抓住的手,将对方落在脸上的发丝拂到一边,“你认出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Mike,你是Mike,”刚刚还迷糊着的男人倏地睁开眼,眉眼弯弯地凑上来,而Mike冷不丁地发现自己贴上了他的嘴唇。

 

30. 猎奇的手机铃声

       这太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Mike这么想着,但却不自禁地张开了嘴,试探地用舌尖勾对方共舞。

       时间仿佛变慢了,扬起的下颌,微闭的双眼,指尖在金发间摩挲,另一边他们十指相扣,没有什么能打断这一刻的温存与美好,除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“WHAT DOES THE FOX SAY?” 

       Ben瞬间睁开眼,一边道歉,一边手忙脚乱地在床头柜抽屉里翻找手机。而Mike挥挥手表示不介意,转头直奔卫生间,将头埋进浸透冷水的毛巾里。

       等Ben接完电话,收拾整理好,走出房间时,Mike适时地递给他一管醒酒液和一杯白水,顿了一下才开口:“感觉好点儿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嗯,”Ben明白他说的并非是昨晚的酒精,“那是个公益案,车祸死亡赔偿,”他昂头灌下药液,大口咽下一些水,继而若有所思地握住玻璃杯,“原告母子俩因为误会八年没见面了,儿子买的车防侧滑(ABS)系统有问题。多一些赔偿款也许对母亲的生活更有帮助,我早就知道有这种情况,但真遇上,放弃上诉的时候,我依然……”他重新对上Mike的眼睛,朝他微笑:“我想我还是相信司法系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为了正义?”Mike勾起嘴角。

       “始终为了正义,”Ben肯定地回答,然后添上一句,“别担心,我能找到平衡。现在为了归档,我得再回去签几份文件,不然啰嗦又事儿多的导师该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Mike看着他在房间里寻宝似的抽出几叠资料,又把几份表格归到同一个文件夹里,决定暗自把醉酒后的Benjamin Asher藏到脑海某个柔软的角落。他走到冰箱前,问:“吃点儿东西再走?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了,”Ben的声音从远渐近,“我得在路上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那双笑意盈盈的眼睛恢复了往日的神采,Mike回头看他,单手捏着冰箱门:“为了庆祝你第一次独立处理案件,晚上我们出去吃?”

       “好啊,”Ben又往前走了一步,他们的嘴唇再次相遇,呼吸缠绕在一起,笑容和甜蜜在一次次交汇间越酿越浓。

       Mike抵着对方的额头,一手撑着流理台,另一手从腰际向上,搂着Ben的背:“这才是个像样的第一个吻。”

       Ben笑起来,空气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Mike的脖子:“你说的对,这可比刚才的味道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没等Mike接话,两人同时感觉到Ben裤兜里的手机震动。

       飞快地再啄一下近在咫尺的唇瓣,Ben提起包冲出房门。与他急切的脚步声一同越来越轻的,是那段刺耳又提神的狐狸叫。

 

 

 

End

 

感谢大家不嫌弃!(开心乱跳) 

 


评论(11)

热度(17)